首页 > 跃然纸上 > 青风化如烟
2014
12-15

青风化如烟


旧事如烟,忆往昔,青风绕琴弦,情意缱绻。莫叹明月圆又缺,只愿此生终不忘,笑忆伊人颜。
——题记
柳絮纷飞,雪花沓来。负剑长发少年半跪在一个光亮的墓碑前,轻抚着雕刻在青玉石板上的名字——柳如烟。少年嘴角微微扬起,温柔地笑了,呵,是苦笑么?都不重要了,不是都已经结束了么?
少年呢喃,泪自流,“如烟,按你说的,我在墓碑上刻满了你的笑颜,你说要让我始终记得你最美的样子,但同样的,上面充斥着我的悲伤。”站起身,双肩积雪慢慢融化,于是转过身,渐渐远去,只留下漫舞飘飞的雪花在渲染离别……
关于我们的回忆才刚刚开始。
我叫林青风,是长安城最年轻的顶级控风剑师,在长安城比我厉害的没有几个,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意义,直到我遇见了一个人,一个即使我拼尽性命都想要保护的人。
星空璀璨,丝竹管弦不断吟绕在一座弥漫着雾气的城堡。一个隔离了外界任何声响的房间里,雄浑凝练的声音打破了沉静,“秦管家,真的确定好他的身份了么?”
茶几上的水几乎没动过,“请老爷放心,林青风孤儿出身,并没有什么家世背景,而且风术极其不朽,让他保护如烟小姐是最为妥当的了。”
“哎,烟儿从小就身子弱,现在还碰到这样的事。”老爷叹了口气,随即眼神一狠,手紧握茶杯,呢喃,“谁要是动了烟儿,我定要他挫骨扬灰。”说完长袖一挥,两人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刚被捏碎的茶杯在流淌着水。
“滴答,滴答”,嗯……是下雨了么?我睁开双眼,站起身,伸出手触摸着雨花,笑了,自从那场火神之战后,长安城已经很久没下过雨了。不过现在不是欣赏雨的时候,任务来了,目的地:柳烟堡。
风动,呵,正适合动身,剑风成罡,影动。雾气依旧缭绕,柳烟堡。
大厅里,金块珠砾,琴音曼舞。
“林公子,小女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报酬不是问题。”柳堡主沉声道。
我闭上眼睛聆听着弥漫过来的琴音,正是霓裳羽衣曲,睁开眼,“柳伯父,我并不是为了什么报酬来的,我只是欠秦总管一个人情,想必你也知道。等事情结束我便会离开,这里的生活并不适合我。呵,长安,真的是长安么?”
“嗯……你也倒是爽快之人,从今天开始就在这里住下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就只有一个要求,保证烟儿的安全。”
……
夜微凉,我盘坐在地上小憩,这时敲门声使我睁开了眼。“请进。”
只见一个女仆推开门,“林公子,我家小姐想要上阁楼赏花,老爷吩咐叫你陪同保护小姐。”
我朝她笑了笑,站起身,“好。”
花香四溢,扑鼻而来,我上了阁楼,一眼望去,各式花种层出不穷,嗯?那个便是柳小姐柳如烟吧。
和想象中差不多,冰肌玉骨,身披淡绿色的翠水薄烟纱,青丝垂肩,只是脸色少了点红润,如此也算的上倾国倾城的美人了。
我走上前去,“如烟小姐,在下林青风,这段时间便由我来保护你的安全。”
黛眸冷瞥了我一眼,转过头朝身旁的丫鬟说道,“画儿,我不是叫父亲不要再派人来了么,这种日子我真受够了,呵,画地为牢。”
“小姐,这是老爷……”
话被打断,“叫他走吧,免得到时又死了一个。”
“既然打扰了小姐,我这就告退。”说完便转身离去,嘴微扬,借助风术将声音传入正皱眉的画儿耳边,“放心,我会在门边看着形势,我想以小姐的功力也发现不了我吧。”
我对这位如烟小姐的冷艳态度并不感到讶异,毕竟这段时间一直有来自异处的高手前来对她下手,倒是受了不少惊吓,而且保护她的人没一个活下来了。我并不清楚她身上有什么惊人的秘密,我只知道一点,保护她。 
我静坐在门旁,操纵着风迷离着我的身体。我看见玉手沾着花香,纤手微微摆弄着彼岸花的瓣,眼神惆怅。借助风控,我微微听到她自语,“彼岸花,幸福永远在彼岸。”
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我正想着。突然,几千道疾风从我耳边闪过,“哼,终于要来了么?”
我快步闪移到如烟小姐跟前,一道小型风罩覆盖了我们周围,只见霎时几千道箭芒向潮水般汹涌过来,我听见她尖叫一声,然后贴向我的胸口,“我的花。”只见一朵朵花被箭摧残着。没办法,我只好加大风控灵气,将风罩撑大以能够覆盖住整个花阁。
哼,是那帮家伙,我将声音传入四周,“飞箭门的都给我听清楚了,这柳小姐,我林青风保定了,不想灭门就给我识相点。”说完过了会,箭雨停了,又一阵声音传过来。
“呦~我说是谁那么大口气,既然今晚你在此我也不久留了,不过,就凭你一个就想护住她?啧啧,我想你是不知道她的事吧,不过也没必要了,将死之人罢了。”
一片寂静,死一般地静……
“如烟小姐,没事了。”我低头看着还紧贴我怀中的佳人。
意识到情况,如烟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迅速地逃离,原本白玉般的脸上出现了红润,双手微理了下两鬓青丝,低声道,“谢谢。”
“呵呵,没想到如烟小姐还会道谢。”
“我只是谢你守住了我的花,要不然一定不会饶了你的。”如烟看了我一眼又悻悻地低下头去。
“好好好,再送你一种花草。”我微笑着,手一招。如烟从我手里接过,“萱草,林公子对花草也有研究吗?”
“多多少少略懂一二吧。”我静笑着。
如烟听罢,翠眸看着我,“那我考一下你咯。”说完自个先走,我苦笑着也跟了上去。
“这个是扶桑。”我顺着如烟的手势看着说道,“那这个呢?”“紫丁香,代表的是羞怯,倒挺像如烟小姐的。”如烟瞪了我一眼,“哪有。”
“夜来香。”“紫罗兰。”“嗯…这个倒挺特殊,四叶丁香,看来柳伯父为了小姐倒是花了不少心思。”
如烟得意道,“我爹爹当然疼我了,只是…..”继而又叹息一声。“林公子,时候不早了,下楼休息吧。”
我应了一声便陪同如烟下了楼,目送如烟进了房间便转身离去,听到如烟低语,“萱草,又叫忘忧草,忘忧,忘忧,呵呵。”
我也静笑着推开我的房门,嗯?只见一个人影独坐在地板上,“秦总管,你怎么在这?”忽然间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因为天生对风灵力敏感的我竟然没发现他来了。
“青风,你知道我叫你来保护小姐是为了什么?还有小姐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竟然会引来四路高手下手么?”
“青风不知,有什么话请直说。”
“你是否听到过这么一句话,如烟飘散,灵光封开…….”
我的喉咙一动,有一种恐惧感透过胸腔,“难道是……”
“没错,小姐身上封印了一枚充满灵光之气的灵珠,哈哈,你也有兴趣了,对吧?只要得到它,功力便能踏上一个更高的层次。”
“秦总管,她可是你们家小姐,你怎么能对她下手,呵,怪不得那些烂渣也会有下手的机会,原来是有你在……”
“住嘴,不要忘记你的命还是我救的,我叫你来便是让你来还人情,说到底小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过要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会亲自动手的。”说着哼了一声,“还有,我来的时候你应该没发现吧,这意味着什么?我和你已经在同一层次了。最后,记住,你的命是我救的。”说完长袖一挥而去。
“可恶。”我紧握拳头。
第二天清晨,如烟一早就起了,琴房里,如烟纤手细弹,心情显得特别好,只是偶尔抬头看了下四周,似乎没见到想见的人,叹了口气又接着抚琴。
“如烟小姐的《春江花月夜》弹得倒是挺娴熟。”我悄然走进琴房出了一声。
似乎被惊吓了点,如烟弹走一个音,然后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脸微红,“还好,你昨天没受伤罢?”
“没有啊。”
“哦,那就好。”一弹弦一断,“嘣”的一声,琴架裂开。我立刻闪身将如烟抱住,只见一根飞针穿过如烟刚才坐的地方直刺向墙壁,成洞。“可恶。”
如烟紧抱着我,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抽泣着,“林大哥,我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我很害怕,你带我走好不好?好不好?”一滴温热的泪珠滚进我的胸口。
我丝毫没意料到她会这样,毕竟我们只是初识,但我却不知道有种感觉叫做一眼万年。
我拍着她的后背,“没事的,我会一直保护你。”
“真的吗?不能骗我哦。”
我心里想着她的单纯,“好,不骗你。”
于是我开始每天在她身旁守护着她,有时会有一些小插曲,但日子过得还算平静。我也愈发感觉到她身上的魅力。不论是对仆人的好还是心底里散发出的善良,总之,我觉得我这辈子好像就注定是要守护她了。
繁花终有落尽时,花落人去,飞鸟嘶鸣。
“林大哥,听到飞鸟的声音了吗?和我去楼阁看看吧!”如烟眼睛一眨一眨,如星空般璀璨。
“嗯,走吧。”
楼阁花香依旧,醉人心脾。只是香得有些诡异。
“嗖”地一声,人影现。
“秦总管,你也来看飞鸟吗?”如烟看向刚出现的人影,笑道。
“是啊,看来我是打扰了小姐和青风私会哟。”秦总管笑着慢慢走过来。
如烟听闻,脸微红。
我眉头微皱,隐隐将如烟藏在身后,“秦总管,既然你觉得打扰我们了,那你是不是该走开才对,是吧?”我冷笑道。
如烟脸更红了,“林大哥,没关系啦。”
“青风啊,做人何必那么较真,小姐都说没关系,所以说你是不是该接受我的建议了呢?”说完右手虚张,一道火焰迅速朝我奔来。
“别以为我真不会对你出手。”我正要风控,突然身体一软,摊在地上。
花香,最迷人的最危险。
“秦总管,你怎么,你……”如烟乱了,完全不知所措。
“小姐,你还不明白么?封印在你身上的灵珠啊,啧啧,我也不想的。”
一切都明白了,如烟静立着,一抹无奈的浅笑,“我原以为,秦伯伯是除了爹娘外最疼我的长辈,看着我长大,当爹爹苛责我的时候,会替我求情,擦干我的眼泪。会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安慰我……”
“不要说了,都过去了。”秦总管低下头叹口气,右手又一道火焰升起,指向如烟。
我用尽浑身力气,扑向如烟,“噗”的一声玫瑰红洒满了一地。
“林大哥,林大哥……”
“快去找你爹爹,快。”
秦总管冷哼一声,“你父亲睡得正香呢,估计得好几个时辰才能醒来吧。”
“你……林大哥,林大哥,”如烟黛眉紧蹙,泪雨如花,然后突然抱住我,两唇紧贴,舌尖缭绕,一股强大的灵气汹涌而来。
“林大哥,记得照顾好自己还有我父亲,我不能陪你了,对不起……”
“如烟——”我抱住如烟狂喊,只是再也没用了。
秦总管慌着逃离,我抽泣着没有阻止,双手抱起如烟,“输了你,我赢了世界又如何?”
飞鸟归,嘶鸣起,青风化如烟,只是记忆的碎片,要我怎么捡拾,去拼凑属于我们曾经最美的回忆……

注:本文转自我哥的日志

最后编辑:
作者:foam
foam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