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跃然纸上 > 那年的情书——散文
2014
12-15

那年的情书——散文

回不去的那段相知相许美好,都在发黄的信纸上闪耀,那是青春,失去记号,莫怪读了心还会跳。 

——题记

你的世界但愿都好,当我想起你的微笑,就会无意间想起那些年我们彼此写过的情书。只是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还记得那段美好。

可能是我的记性太好,把本不该记住的记忆都硬塞在了脑海的漂流瓶里。遗忘,并不是我所能选择的,记得便是记得,只是有时想起会有一些揪心的疼痛。酸楚,不安。

初次相识的那年,似乎是秋天吧,大片大片枫叶从头顶上散落而过,风飒飒地吹乱我的长发,走在校园里,我看见你一个人站在小青板石路,遥看向远方,不知在冥想着什么。

后来我过去和你说了话,你说你失恋了,我看到你深邃的眼睛四周发红,安慰你,但我似乎天生就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连我自己都安慰不了。

然后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只是偶尔联系一两次。

冬天来了,人们开始穿起厚厚的羽绒服,把自己裹得像是一个大粽子。大家早上都不愿意起床,一直拖到快上课迟到。

而我喜欢晨跑,即使是冰冻三尺的冬天。在操场上,我又遇见了你,我笑着对你说我俩真有缘,然后你笑我变成了一个胖胖的大粽子。后来的后来,我从别人那里知道你是没有晨跑的习惯的。

就这样我们跑了整个冬天,如果可以,我想就这样跑下去,没有尽头那该有多好,只是有的时候,远方是会出现十字路口的,最后你走你的,我的我的,各形陌路……

初春,积雪消融,却是更冷的时候。我开始收到你写给我的很长很长的情书,我想像着在冷夜里,你呵着气,冻僵的手持着笔慢慢地将温热的柔情化为笔迹。我心里默默地读着,轻轻抚摸着你清秀的字迹,你写着:没有你,我的幸福无法靠岸。

这样肉麻的句子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叫做煽情还是无趣,总之那时的我看着却觉得有种温热,让我在寒冷的季节里有了些精神上的寄托。

我终于也给你回信了,我对你说,你不要觉得我很好,也许那只是你的幻觉。再美的爱情都会有瑕疵的时候,也许相处后你会发现我很多的缺点,又或许,你喜欢的,只是你想像中的我。如果想好再给我回复。

有时候会觉得我们很好笑,明明是在同一个学校却还要写着书信,然后悉心包装好信封,但也许,这就是另外一种感觉吧。

过了几天,和我想的一样,你给我回信了。你说你会爱我,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我看到后沉默了很久,我不知道我是否是害怕恋爱,亦或是还没有做好准备。我只知道来得太快的爱情在很多时候都不是好事,但我还是答应了,我说你一定要对我好一点,你说会的。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一起去上课,一起去饭堂,有时偷偷跑出学校去看场电影。你会在晚上打个电话给我说声晚安,然后挂了电话就是舍友们“喔”的起哄声,她们对我说,你真幸福。于是我就真的很幸福了。

毕业了,我对你说,我们会分手吗?就像旁边很多的同学,毕业后相拥哭一场,然后笑着说了再见。

你抚摸着我的脸,说我真傻,然后我们拥抱着笑了。那时我突然发觉,我好像很害怕失去,而且我发觉我爱你胜过了你爱我。

是不是说越害怕就越容易失去,越想拥有往往就越会得不到。

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你还是把那句话说出口,你说分手吧。我在电话那头强忍着哭泣,只是眼泪划过面庞,嘴唇有点咸,我问你为什么?你只是说了声对不起便挂了。

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也没再去问过,我们就这样断了联系。我只知道,既然你选择了放弃,我又何必放下自尊去强求,你选择了离开,那我便不会再留。

只是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会有种莫名的酸楚,说会觉得惋惜吗?会的吧,只是都已经随着尘风过去了的事情又何必再去牵挂,或许你已经不再记得我了,所以我现在会试着把你忘记。

我的记性太好,我忏悔,我真不是一个好孩子……


注:本文转自我哥的日志

最后编辑:
作者:foam
foam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