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跃然纸上 > 搁浅——【悲】音乐小说
2014
12-15

搁浅——【悲】音乐小说


久未放晴的天空,依旧留着你的笑容

——引言

如果再回到三年前的那一天的那一刻,如果那时开了口,一切都会不同吧。可能现在的生活都会不一样。

铛铛裆~铛铛铛,一列列火车从西城身前呼啸而过,声音悠长悠长,像是二胡破了音 ,西城缓缓地从袋口掏出装火车票的黑色钱包,手微微一松,钱包啪啦一声掉在地上,一张略皱的照片散落出来,西城弯腰捡起,拍拍灰尘,嘴角微扬,看着里面他和小染嘻笑的合照,苦笑了一声。

车站的画面总像一场离别伤感的电影场景,在陈旧的灰色的光泽下,再让夕阳的光线弥漫开来。就是这样地,西城在夕阳的笼罩下,注视着前方那个不断被呼呼而过的火车隔离又时而显现的熟悉的身影,再低头看着照片上那纯情的笑颜,呵呵,三年了,你还是没变。只是,再也回不去了,西城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牵着一个大概一岁,走路还很不稳的小孩,笑着渐走渐远。

最后被拉长的身影也一点一点消逝干净,西城抬起头,看着天空,是的,依旧留着你的笑容。思绪流转,回到三年前,西城的双眼有了点微光,有些H2O成分的微光。

哭过却无法掩埋歉疚。西城曾经是一家医院最年轻的医师,也就是在四年前的某一天,一个脚受了重伤的女孩住进了这家医院,她的名字叫小染。这个爱笑的一笑就会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的女孩就这样走进了西城的世界。的确,她的笑意很容易感染人,也许一笑倾城,再笑就倾国,三笑就把西城的心俘虏了。

晴天永远是西城最美好的回忆,天空一放晴,西城就会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小染到医院附近的公园,大多时候都是放风筝的吧,风筝随着风高高地在天空飘荡,它在高空中微笑地俯视着地下边笑边拉着线的小染和西城,似乎周围都没有了人,时间静止,咔嚓一声,一张照片成了西城以后最依赖的记忆。

就这样平静地生活着,该有多好?很好,非常好。西城会天天买两盒巧克力雪糕,两个人走到有阳光透过的窗前靠在一起品尝着。会在每次小染动小手术前,握住她的手,唠唠叨叨地说着些安慰的话语,尽管小染连说知道啦知道啦,他也会一直唠叨个没完没了,但小染听着心里却是很舒服。会在小染睡觉前唱首给她的歌,有时会让她感动地哭了,于是就拿过纸巾帮她抹着闪烁的泪光,两个人噗嗤一笑。会偷偷带她出去看场貌似枯燥的电影,但看的时候却很开心。会………..但是现在看来,以后都不会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小染的脚渐渐好了,能开始自由走路了。一天,也就是三年前的一天,一个身穿黑色毛衣的女孩来到这家医院探望亲属。一个转角,西城与这个女孩擦肩而过,两人停住脚步,缓缓转过身去目视着对方,西城冲她淡然一笑,“过得还好吗?”

女孩的步伐缓缓走向西城,两手朝西城一合,紧紧地抱住他,“我发觉我还是忘不了你。”西城没有松开她的手,毕竟她是他的前任,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情愫的。“抱歉,我已经………”说着说着,忽然看到眼前那两盒在空中做着自由落体运动,准备落地的巧克力雪糕,而施放这个作用力的主人捂着脸,脚步有点杂乱地转身小跑着离开。小染,你就这样走了?

西城立马挣开拥抱,大步朝小染走的方向跑去,没有人,连一丁点影子都看不见,因为是阴天,他们的心,也是阴天。小染在西城停住脚步的左边的墙角处,俯着身,捂住嘴抽泣着,如果你从没出现,我会不会,觉得快乐一些?

西城离开了这座城市,一座城,一生心疼。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只能永远读着对白吧,读着我给你的伤害,我原谅不了我,就请你当做我已不在。

暮色四合,火车渐渐地少了,而西城也错过了他的车,西城闭上眼睛,手里的车票随着灰色的风飘荡飞远,于是睁开双眼看着空白,忘记你对我的期待,也许,那一天开始就没有了期待了吧?

读完了依赖,我很快就离开。只能一个人在空地里拉着线复习你给的温柔…….

——改编周杰伦《搁浅》


注:本文转自我哥的日志

最后编辑:
作者:foam
foam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