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跃然纸上 > 命运
2014
12-15

命运

写在前面:
这是高二是作为日记写的,但是只写了一点,写的是开头和结尾。本人认为还是终章写得比较好。结尾大家能看懂多少就多少。
这个小说可以说,是我们现实世界在镜中的模样,如,小说的背景:厄斯星,与earth(地球)发音是不是很像?
Ps:小说的开头和结尾是照应的,揭示的是宇宙万物的哲学道理:一花一世界。本人认为,一花是多世界的啦。当然,不止花,其他东西都是如此。
《命运》讲的是厄斯星上的一个少年(格斯)的故事,由于大陆上所谓命运之神(命运灵魂)的“命运计划”,些许人开始了成为“命运者”的考验。对于这个命运之神的计划,后来人们才知道,他们一直被命运之神计划,落于黑暗之中。于这黑暗,也只有那一抹蓝色,化为光……

                    —-  2011-7-15 21:15

                         第一章:一抹蓝色
    庭院里,阳光浸满。
    草坪中盛开着一朵花,花的旁边架起一架仪器。从那仪器的屏幕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串不断增加的数字,单位是秒。
    一个少年从窗口往外看着那朵花,皱起了眉头,不满地说:“我还没见过这么麻烦的作业,非要我计算这朵花的存活时间。”
    少年离开窗口,转身打开门走向草坪。
    刺眼的阳光让少年不情愿地半眯着眼,他看着屏幕上的数字,“这朵花已经存活了86400秒!”
    与此同时,时空似乎转移到了花朵内部,不断深入——
   “86400年?没错,厄斯星的确与宇宙共存了86400年。”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人低着头,踏着积雪向前走。老人旁边的是一个身着蓝色长袍的少年,少年也同样低着头。
    老人突然停住,温和的双眼看着少年,“格斯,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声音洪亮,却给人以无尽体贴的感觉。
    这位叫格斯的少年也停住了脚步,望着眼前不断飘落的雪花道:“没什么,老师。我只是感叹这人生的漫长,我就想到我们的星球是否同样漫长得令人迷惘。只是,我没想到我们的厄斯星是与宇宙一起形成的。”
    老人笑了起来,“人生漫长?哈哈,孩子,你应该在你的人生中找些乐趣。像我,我还觉得这人生太短暂了呢!我们厄斯星人不过1500年的寿命而已。”
    老人用手扫扫少年肩上的雪,“格斯,今天可是我们柯尔特学院开学的日子,你就不去看看那些新学员。说不定,新学员中也有像你这样的人呢!”
    如老人预料的一样,格斯的神情并没多大变化,海蓝色的眼有着无尽的冷漠,“像我有什么好?”格斯沉默了一会,“老师,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你一定很忙,我就先离开了。”
    老人微微点头,一抹蓝色消失在这雪地上。
    这时,这片雪地森林只剩黑袍老人伫立原地,“格斯他,依旧是一抹蓝色。”
    ……
    今天正是柯尔特学院占的地像一个矩形东西两侧为长,南北两侧为宽。因为柯尔特学院开设了炼金术和魔法两种不同的学科,所以学院被划分为南北两部分。其中北面是炼金术士的地盘,称为北院;南面则是魔法师的天地,称为南院。北院与南院被一堵墙分隔开来,只有墙中间的一扇门连通两院,这扇门被叫做中门。
    一般情况下,魔法师是不允许到北院去的,同样,炼金术士也不能到南院。若他们要出学院,也得走各自的大门。北院的大门在学院最北处,南院的大门理所当然在学院最南处。
    中门两侧坐落着两座高塔,这两座塔是柯尔特学院的标志性建筑,叫中门双塔。
    靠东边的塔叫测试塔,用于检测学生的能力,靠西边的塔叫首塔,是柯尔特学院的总务处。两座塔底部南北面各开一扇门,这就意味着在院内,魔法师与炼金术士的见面地点被固定在塔内,没有其他地方。
    而现在全学院最热闹的地方就在中门东侧的测试塔内。
    测试塔第二层。
    幽黑的空间里透不进一丝亮光,唯一的光源来自一个闪耀着白光的五芒星魔法阵。魔法阵流转着的绚丽的白光泻在前来测试的孩子们脸上,一片喧闹顿时充斥在这幽黑的空间里。
    “我还没见过魔法阵呢。”一双小眼跳动着惊喜之色,“好耀眼。”
     另一个男孩眼睛盯着流转的白光,道:“魔法阵我也见过不少,就是没见过光是白色的。”说完,一脸羡慕地呆看着。
    “我要当魔法师,天天在房间里布置各种颜色的魔法阵。”
    “哼,这魔法阵是拿来玩闹的吗?到底是小孩子。”一个较高的黑发少年低语,“要是我成了炼金术士,父亲就不用为家发愁了。”
    “安静。”魔法阵旁蓦然出现一位黑袍老人,白光照在满是皱纹的脸上。正是被格斯称呼为老师的老者。“我叫莫曼·威金斯。你们都是通过精神力测试的,以后你们就叫我老师,明白吗?”
    “明白。”所有人都严肃起来,自己可是柯尔特学院的学生了。
     莫曼看着乖巧的学生,笑了,“很好,现在分学科。要成为魔法师还是炼金术士可不是由你们决定的,而是要让这魔法阵测试。现在你们一个个通过魔法阵。”
     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小心地穿过魔法阵的白色光芒。
     莫曼则在一旁默念着,“炼金术士、魔法师、魔法师、炼金术士、魔法师……”
     南院的一个湖泊旁。
     一个留着天蓝色头发,身穿蓝色长袍的少年正站在铺满白雪的地上,在风雪中一动不动,岿然雕塑。他额前的长发紧紧遮住右眼及右脸颊,风吹不动他的头发,原来连风也无法窥视。一片雪花飘落到浅蓝长裤上,融化成水珠,滑落到深蓝长靴上,被蒸发。
     这少年正是格斯。
    “老师让我过去?”格斯海蓝色的眸子闪烁了一下,“好。”
     依旧在测试塔第二层。
     孩子们被分为三类站在他们老师——莫曼面前。   
     莫曼看到眼前两个孩子就想到了格斯,也想到了当年的自己。当年自己也跟这两个孩子一样呢!一样傲气逼人。格斯当时也一样吧!可是现在——
    一抹蓝色从塔的第三层挪到了第二层。“老师。”
    “格斯,这些孩子都是这次招收的学生。打个招呼吧!”
    格斯将眼前的孩子扫了一眼。孩子被分为三类,左边的是魔法师,右边的是炼金术士,而中间的,和自己一样,都是双修师,“大家好,我叫格斯。”
    孩子们一阵哗然。
    “他的瞳孔是白色的哎,好奇怪。”
    “对啊,有点吓人。还有,你看他的蓝头发,好像流动着银光。”
    “而且,他一身蓝色。他是不是很喜欢蓝色?只有他背上漆黑的剑不是蓝色的。”
    “他为什么要将右眼遮住啊?差不多将半边脸遮住了耶!”
     莫曼笑看着格斯,“格斯,大家好像对你的右眼挺感兴趣的。你还是不愿意扫开你眼前的头发吗?”
     格斯那露在空气中的左眼黯淡了,随即恢复往日的眼神,“老师,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莫曼苦笑着点头。一抹蓝色,消失不见。
                      第二章:命运的秘密(上)
     厄斯历86400年3月4日。
     今天距离学院开学之日已经过去3天了,学生们渐渐习惯了学院近似封闭式的管理。北院和南院结束了三个月的寂静,开始活跃起来。
     阳光斜斜地照在漫天飞舞的白雪上,晶莹非常。这迷人的景色在其他大陆一定会引起居民的赞叹,但这里是圣光大陆,厄斯星的最北部,这里终年飘雪,雪并不珍贵。
     在北院的雪地森林里,莫曼与三个孩子缓缓行走,他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犹如他们旁边高树的长影。
     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略显慌张。这是一个黑发男孩,穿着学院的蓝色制服,眼光停在莫曼的背影时,身体不由一抖。他心道,这个平时很慈祥的老师,会不会也有可怕的一面呢?这个男孩叫布恩·德里克。
     “布恩,你似乎有点紧张啊。不过,我也有点紧张呢!老师一大早叫我们来,到现在还没说话。”说话的是一个叫雅米·德里克的女孩,身穿粉红色的制服。看来粉红色真是女孩们的偏爱。“布恩,我记得你以前喜欢黑颜色的,怎么现在专挑蓝色的衣服穿?”
     布恩把头一扭,“我这叫向格斯学长致敬!”
     雅米一脸不屑,“致敬就致敬,干嘛连衣服都穿同种颜色的。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些了。我问你,你做了什么坏事?紧张这种表情可不适合你。”
     布恩赶紧把声音压小,“我昨天去老师房里,看到一株尚未开花的植物。一不小心使用了千青术。”
     千青术,因可促进植物开花结果,使之长青而得名。
     旁边的雅米听后吓了一大跳,“你惨了,老师喜欢看植物生长的过程,你一个千青术就让植物开花了?还好,可以用逆之千青术让植物恢复原样。你待会带我去,看在你我邻居一场,我也不能见死不救,我就帮你一次。”
     布恩一脸尴尬,“那个,我的千青术失败了,植物也化为一堆死灰了。”
     雅米脸上的表情静止了1秒,随即怒视着布恩,“如果老师这次是因你做的好事而惩罚我们,你等着。”
     三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这时开口了,“这点小事老师不会怪我们的。老师应该有别的事,我们等等。”这个男孩穿着黑色制服,在白雪地里很是显眼。这个男孩叫穆特·德里克。
     在柯尔特村,德里克是一个常见的姓氏。常见也就意味着普通,可谁也没想到这普通的人家中这次竟出现了三个天才。继格斯·德里克之后的三个天才。
    这三个孩子的确是天才,既可以修炼魔法又可以修炼炼金术。可以修炼两种技能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天才的。但事实就证明这的确是天才,毕竟整个厄斯星的这种人物不足百人,而这类人的实力在厄斯星里是最强的,这类人被称为双修师。
     而且,成为双修师跟后天没有关系,也就是说一出生就被注定能否成为双修师,后天的努力跟双修师没有一点关系。
    走在前面的莫曼停住脚步,回过头。表情异常严肃,双目炯亮,“穆特,雅米,布恩。”
   “是。”三人应声道。
    莫曼道,“你们身为双修师,实力与其他人不同,知道吗?”
   “知道。”
    莫曼冷冷点头,不同以往的祥和,“那么,你们就有特殊的使命。现在,你们必须知道一些秘密了。”
                          第三章——命运的秘密(下)
     空气变得凝重,似乎连呼吸都被压抑。只有雪花,不识趣地落在四人身上,渐消融。
     莫曼接着道,“我们厄斯星,有命运灵魂的存在。命运灵魂就是我们说的命运之神。命运之神存在于帝国大陆、帝东大陆和帝西大陆,而我们圣光大陆和极南的冰山大陆没有命运之神。这些你们都知道。”
     这些事情,穆特三人的确知道,想去见命运之神只有去“三帝”大陆。且不说路途漫漫,单是自己圣光大陆这关便难以过,毕竟圣光大陆有一条人尽皆知的命令:凡我圣光大陆的子民,没有圣光城城主的批准,一律不得离开圣光大陆。违者,按圣光城律令予以惩罚。
     想得到圣光城城主的批准,以城主的性格看,几乎不可能。而一旦违背了这条命令,几乎一个下场,死。
    “然而你们不知道的是,”莫曼顿了顿,“我们圣光大陆,其实有命运之神的存在。”
     说到这,穆特三人盯着莫曼,吃惊流露于眼眸之中,“我们这,也有,命运之神?”
     莫曼定住双眼,微点头,“没错。我们圣光大陆是厄斯星第四个拥有命运之神的大陆。”
     布恩忍不住插嘴,“那冰山大陆也有命运之神吗?”
    “没有,”莫曼很肯定,“不知什么原因,冰山大陆的冰山城城主拒绝了命运之神的降临。”
     三人大吃一惊,“拒绝神?拒绝命运?”
     莫曼却是说:“他的确代表冰山大陆拒绝了神,但并不是说拒绝了命运。命运,怎能被拒绝。”说到最后两个字时,莫曼洪亮的声音却小了许多。
     “不说这些,”莫曼正色道,“现在讲讲命运之神的‘命运计划’。这‘命运计划’是命运之神制定的。计划内容是:只要大陆上有10个人通过命运考验成为命运者,命运之神便会赐予一份改变命运的奖赏。”
     “神赐予的奖赏?成为命运者?我要成为命运者!”布恩连道。
      其余二人也有向往的样子。
     莫曼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自己主动去做可比被命令去做效果要好得多。
     “我刚才说过,要成为命运者必先经受命运之神的考验。神的考验,你们无法想象有多难,在我们圣光大陆,就只有双修师有可能通过考验,一般的魔法师、炼金术士去,只是送死。这也是我们对外称圣光大陆没有命运之神的原因。
      你们应对考验成功的可能性也挺大,前提是你们必须为之努力,从现在开始,努力修炼魔法和炼金术。等你们大概够资格了我会带你们去圣光城,命运之神便在那。”
     “好,”莫曼有恢复以往的祥和,“我们走吧。”
      三人跟着莫曼缓行。
      见莫曼有了笑容,三人又活跃起来。
     “老师,”是穆特的声音,“我们圣光大陆现在有多少个命运者?”
     “呵呵,已有8个了,再加上2个就够了。你们其中出2个应该不是问题。”
     “可是老师,”布恩小心道,“奖赏是什么?”
     莫曼微迟疑,道,“奖赏岂是我们能知道的?”
     “那奖赏怎么分,老师应该知道了吧?”
     “只要我们圣光大陆完成了‘命运计划’,每个圣光大陆子民都能享受奖励。”莫曼笑道。
     布恩一脸不满,“那我们岂不是白干了?”
     “怎么能这么说,”莫曼沉下脸,“我们作为圣光大陆的子民,就有责任为我们的圣光大陆争取荣耀与利益。不过,大概是命运者得到的奖赏较大。”
     “那也不错。”布恩笑了,“既然我选择了命运考验,那我就不顾风雨兼程。”
     莫曼无奈地说:“还是不懂啊!不是你们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了你们。”
      ……
     转眼夕阳西下,晚风吹雪,夜寂静,惟有狂风。
     柯尔特学院的一间小屋内。
     一个少年卧在床上,显然正熟睡。在梦中,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小孩的手,“格斯,你父亲的考验快到了。”
   “格斯要和母亲一起去。”小孩打开双臂。
    女人抱起小孩,“好啊,格斯要乖乖的哦。”
    女人身影渐渐消散,世界变得灰暗,然后一切重归漆黑的夜。
    卧在床上的少年,身体好像动了一下。在月光斜照下,少年眼里落下一滴液体。
    梦散,人空,泪自流。
                             【中间省略N章】
                             终章——灭世重生 
    厄斯历86490年。
    一片柳树林里,微风轻轻牵起两人的黑发,发丝飘动。两人就这么站着,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青年,沉默不语。
    躺着的青年有一头流转银光的天蓝色头发,双眸已经合上。空气中飞舞着的白雪时而落在青年的蓝色长袍上,雪越积越厚,却没有消融。这是一场不会消融的雪。
    可这里是帝国大陆,厄斯星赤道附近,怎么会降雪?
    一阵风吹来,青年身上的白雪重新飞回空中。果然不是雪,而是柳絮。
   “灰夕灰,”站着的女人依旧看着地上的青年,“格斯就真这么躺下了?”
    那个叫灰夕灰的男人正用如利剑般的眼睛凝视着青年。这青年的确是格斯。灰夕灰开口道,“洛羡,你应该明白,格斯了无遗憾。”
    洛羡却是说:“还记得格斯第一次来帝国大陆见到柳絮纷飞时的样子。那时他就那么呆住了,他那时还以为是雪呢。不过,这柳絮倒也挺像雪的。”说完浅浅一笑。
    “对,格斯在这帝国大陆没什么在乎的东西,”灰夕灰也望向从柳条飘飞出来的柳絮,“倒是看到柳絮时,眼里总露出那么一点激动。” 
    洛羡微笑着看向格斯微闭的眼,“嗯,他的眼神很少流露激动,就连与命运之神决战时,眼神都那么平静。灰夕灰,你知道格斯为什么偏爱雪吗?他的家乡就在圣光大陆,一个终年飘雪的大陆。”
   “别提那命运之神,”灰夕灰微皱眉头,“它也配叫神?不过,也只有格斯看清了那命运灵魂。可最后——”他们都还记得当时的情景。
    格斯击败命运灵魂也是奄奄一息了,灰夕灰赶紧飞向正下坠的格斯,接住了他。洛羡靠近他们时,格斯才用微弱的气息说:“我真想再看一次雪。”
    可在这远离圣光大陆的地方,会有雪?
    他们这才来到帝国大陆最大的柳树林。当灰夕灰把格斯放到地上时,格斯笑了,洛羡他们从来没见格斯笑过,从来没有。格斯闭上眼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没有遗憾了。”
    洛羡抱起格斯,对灰夕灰说,“走吧!去圣光大陆。”
    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远空。
    两天后的圣光大陆上空,两个人站在空中,其中一个人还抱着一个青年。忽然,这两人就降落了。
    当两人踏在雪地上时,洛羡轻声道:“格斯,你回来了。你回到你的家乡了。”
    正如当年格斯描绘的那样,圣光大陆毫无人烟,只有堆起的座座坟墓。在这里,雪也是孤独的。
    洛羡他们找到了柯尔特学院,在雪地森林里将格斯埋进了深深的雪地。“格斯说过,南院的雪地森林是他最喜欢的地方。”洛羡盯着刚刚立下的墓碑,“格斯,现在你真的没有遗憾了。”
    在这里,大雪纷飞,是真的雪。
   “洛羡,”灰夕灰转过身,面向洛羡,“格斯说的灭世之年就是今年吧?”
   “是,”洛羡笑了,“我们也没有什么遗憾,无遗憾地死去,很幸福。”
    ……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天地能量爆发了,空间被挤压成虚无。
    这年正是厄斯历86490年。
    犹如时空转换,时空从花朵内部出来,到了一个在阳光沐浴下的草坪。
    一个少年正一手握着刚被摧残的花朵,一手填着表格。在阳光下,他在“花朵存活时间”栏里,写下86490s。
    写完后,少年张开手,残花飘落。
    时空又转移到残花内部,似乎另一个世界又已形成,恍惚听到一个声音,“今年是罗寂历1年……”
                               【全书完】

最后编辑:
作者:foam
foam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